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丰木色子 网易BLOG

心随万境转 转处实能幽

 
 
 

日志

 
 
关于我

丰木色子 简介:熟女,旅游从业人员(旅游热线18079109790),业余爱好:读史书、看小说、听音乐、自由行、心理学,擅长情感分析、答疑,微电影剧本,约稿,网友倾诉(允许博主公开作答) QQ:491649997(注明来意) 微信号:fmsz71 订阅号:fmsz520 E:fmsz@qq.com,非诚勿扰,谢谢关注!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男妓,女权是胜了还是败了?  

2009-07-03 08:41:05|  分类: 【口述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最早有记载的公娼源於公元前685年-645年间。在春秋時期齊國的首都臨淄,齐相管仲即是公娼的创始人。他的治国方略之一是“设女閭七百,征收夜合之資”,以补充国家財政收入。               

 

   那些专门提供男男性行为服务的男妓古称“娈童”或“龙阳”(出自战国时代历史人物龙阳君),古时亦称男同性恋者有“龙阳之辟”。明清称“相公”或者“象姑”,发展到现在,他们在生活中多被称为“午夜牛郎”、“男妓”或“妓男”或“男公关”,俗稱“鴨”(专为女性提供性服務)或“鵝”(会为男性提供性服务的男妓)。随着文明修养和宽容度的的提升,诸如前言,对性工作者的称谓多含歧視意味,渐渐创造了“性工作者”一詞,用來不帶貶意的描述这类群体。

 

    男性性工作者,很久以来是经济发展城市的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属于特殊的“亚文化”阶层。据相关报道透露,这个群体的他们,年龄都在20左右,家境大多贫寒,而且大部分是高中毕业,有一些有中专学历,很少大学学历者,他们多无一技之长,只能出卖年轻的身体。他们自感没有将来,想利用现在多挣一点钱,然后再去过想象中的潇洒生活。

    

    既然是出来“卖”的,就自然要受到“买家”的挑剔和责难。要满足富婆们各种各样的奇特爱好和要求,或者会把他们绑在床上,用牛奶、果汁倒在他们身上玩;有的整晚“吹萧”,直玩到他们红肿疼痛难忍。因为消耗量太大,年纪轻轻,每天却要用鹿鞭、虎鞭来维持性能力。

   

     我不得不感叹,他们本是初入世道,却个个满目疮痍,面对这些男孩,女权到底是胜了还是败了?

 

    沿海一些发达地区的“鸭头”开“鸭吧”公开宣传一些年轻的帅哥靓仔们为女性和同性需要的男性提供性服务,诱骗控制多名男青年接客牟利成为一种隐蔽谋利的经济产业。繁荣盛况,且说瑞典最高法院首席官雷夫·索森也难抵花样少男的诱惑,曾给喜欢的男性性工作者发数十条“肉麻短信”。

 

    有市场有需要,自然会有生产链出现。现代不仅是男人解放了性观念,迎来的却是女性更加疯狂的突破和报复性的“解放”!

 

    这个社会已经让人忘记了性别,更加强调了生存第一,努力拼搏、努力赚钱成了不少年轻人近期最现实的目标。如此,自然男人、女人所承受的强度压力和精神麻木空虚是同等的。原始的欲望是最简单的释放途径,社会瞬息变化莫测,花样层出不穷,男人可以放纵,女人自然也可以放纵!

 

    回到千年前的男尊女卑,女人要的女权没有了,女人们的确也败了。可是社会发展到不分性别取舍、不分性别优势了,不知道会不会如有些男人调侃的那样:男女平等了,社会不行了!如果两败俱伤,男人,女人,我们还能谈什么胜利呢? 

    面对男妓,女权是胜了还是败了? - 丰木色子 - 丰木色子BLOG

  评论这张
 
阅读(9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